首    页 | 组织简介 | 专家团队
在线报名 | 学习平台 | 英文版
@ 佛法 @ | @ 因果 @ | @ 健康 @ | @ 福报 @ | @ 财富 @
@ 人生 @ | @ 事业 @ | @ 孝道 @ | @ 婚姻 @ | @ 教子 @
问题答疑 | 联系我们 | 视频在线
证书查询 | 培训略影 | 合作加盟
本组织机构所有合作授权单位和业务代理老师,均可在本网首页“代理老师和授权机构查验”栏目中查询!否则,必为假冒!咨询电话:400-096-6036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瀛︿範鍥湴 >> 详细信息
第八章 权——悬权而动【简体】【繁體】
添加日期:2016/7/22  点击次数:18016
悬权而动。
——孙子
《孙子兵法》里,醒目的词语是势和利,不过,它又告诉人们:势和求利都必须有一个前提,就是应懂得利弊相关。即是:欲求其利,先避其害;欲达其成,先避其败。假如不能幸免于祸患和失败,追势求利会流于一句空话。
如何才能做到趋利而避害,关键是一个“权”,也就是权衡,孙把权比做是秤杆上来回摆动的秤砣,叫“悬权而动”。
一、权衡意识
中国古人对权字早有解释。权本意是指秤砣,它用来秤物体之轻重。
《广雅·释器》里说:“锤谓之权。”这里说的锤便是指秤砣。
《汉书·律历志上》里也说:“权者,铢、两、斤、镒、钧、石也,所以移物平施,知轻重也。”此处说“移物平施”,就是指秤砣在秤杆上来回移动,以判明物的准确分量。
照我国汉代的度量衡制度,铢是1/24两,斤是16两,镒是24两,钧是30斤,石是4钧,即120斤。从铢到石,重量逐级上升。无论是轻是重,只有经过权衡这个程序才会知道。
其实,早在《孙子兵法》里,权字已经暗含了秤砣的意思。它说的“悬权而动”(《军争篇》),是指战场指挥员应权衡敌我形势,相机而动,而它借用的比喻则是悬权,悬权也就是上面说的将秤砣悬挂在秤杆上来回移动。
此部兵书里,用到“权”字的地方大约是三处。一是在《谋攻篇》里。说:“不知三军之权而同三军之任,则军事疑矣!”意思是:不知道用兵的权谋,而胡乱干涉军队的指挥,将士就会产生疑虑。说的是国君有可能贻害军队的三种情况里的一种情况。另一处是在《军争篇》里,当谈到军队如何争取有利情况时,有一句话是“廓地分利,悬权而动”。后人理解为应开拓疆土,分守要地,(u权衡形势,相机而动。还有一处是在《计篇》里,说:“势者,因利而制权也。”意思是说“势”,指的是根据是否对我有利而采取相应的行动。可见,在孙子眼里,权是一个十分重要的理念。
在其他兵书里,是否也用到过“权”这个概念?也有。
《左传·僖公三十三年》里,记载了宋国大夫狂狡不懂权变而被擒拿的历史事件,证明有无权的意识,足以影响战斗行动。
相传,宋大夫狂狡与郑国一名士兵在战斗中相遇。这位士兵逃窜时失足掉在井里。狂狡无视双方敌对的战争状态,死守仁义规范,他倒拿着戟将这位落水的士兵从井里拉上来,而没有想到要将他杀死或俘虏。由于狂狡是倒拿着戟,等于将武器送到对方手里。结果,当这位士兵从井里被拉上来后,顺手刺伤狂狡,并将他一举擒拿。
史官对此评论说:狂狡不顾战场上的拼死厮杀,死守仁义规则,又违反上级的杀敌命令,遇到紧急情况不知权变,竟然把戟递到对方手里,无形中给对方提供了擒拿自己的机会,真是自取其辱。
《左传·僖公二十二年》又记载了宋楚泓水之战的故事,也是讽喻宋襄公不懂权变而最终招致失败的史实。
事实经过是:宋、楚两国交兵。楚军渡河作战,为宋军半渡而击提供了大好时机。奇怪的是,宋襄公却以对方还没有渡完河为理由,不允许出战。当楚军渡完河后,他的部下司马子鱼又劝他发动攻击,他又不允许,说:“寡人虽亡国之手,无鼓不成列”,要求自己的军队列好阵势,敲起鼓来,再向楚军进击。结果,宋军大败,宋襄公的大腿受了伤,他的侍卫也全部被楚军打死。
子鱼批评宋襄公说:楚军渡河,为我们提供了进击有利时机,你不去利用;楚军渡河后未摆开阵势,队形混乱,又是上天帮助我们,你又不去利用。虽说有“无鼓不成列”的古训,但金鼓本来是用于鼓舞士气的,你为什么死守古训而不知变通呢?先迎战楚军,然后击鼓,不是也可以吗?
他痛惜宋襄公死守仁义,缺少权变意识,放过了歼敌的大好时机。
在《司马法·仁本第一》里,更有过关于权衡意识的论断。
书中说:“古者,以仁为本,以义治之为正。正不获意则权,权出战,不出于中人。”
这段话里,把仁义作为正,战作为权。意思是:古人历来以仁义为根本治理天下,但有的时候,仁义达不到目的,就需要有变通的办法,这种变通的办法就是战,但它是暴力,不同于所谓“中间人的说合”。
显然,在《司马法》一书看来,要解决某项难题,基本手段是正,辅助手段是权。后者尽管是辅助的,但不可缺。权和正相辅相成,相反相成。
有人注意到了兵学里常出现权字,就以为权的意识是兵学著作的专利品,其实不然。在儒学著作里同样谈权,只是权变的具体内容有所差异。这就是说,权是普通公民应有的一种意识,适用于一世领域。
孔子和孟子是这样谈权的。
《论语·子罕》中说:“可与共学;未可与适道;可与适道,未可与立;可与立,未可与权。”
这是孔子对他的弟子子罕说的一段话。意思是:有些人也有志于学,但他所学的未必是“道”;有些人虽然有志于道,但未必能立于“礼”;有些人虽然立于“礼”,但往往把礼当成是一种死的规矩。用固定的办法去应对变动着的事,不善于将原则灵活地应用,这叫“未可与权”。
照孔子所见,一个合乎规格的人,既应能通晓原则,又要能结合实际,灵活应用。后人董仲舒对孔子这段话作了如下解释。他说:“未可与权”是指“反经而合乎道曰权”。这里说的经是指某项原则,接下来的话是说采取了新的举措,从表面上看似乎违反了原则,其实与原则相合,这就叫权。
可见,孔子对于“权”在调节人们行为以及健全人的心态方面的作用十分重视。
《孟子·离娄上》里有一段孟子和齐国大臣淳于髡一段有趣对话,把“权”的寓意,阐述得更加清楚。
这段对话是:
淳于髡:男女授受不亲,是不是礼?
孟子:是礼。
淳于髡:嫂嫂掉在水里,应不应该伸手把她拉上来?
孟子:如果不拉上来,如同豺狼。男女授受不亲是礼,嫂嫂掉在水里用手去拉是权,两者并不矛盾。
淳于髡:现在天下掉在水里,为何不援救?
孟子:天下掉在水里,应当用道援救;嫂嫂掉在水里,应当用手援救。
从孟子同淳于髡的对话里,人们清楚地看出,孟子是主张有经有权的。他说的经是上文里说的“礼”,权是指权变。有了原则,还要有权变,原则才能贯彻到底,只讲原则而不思权变,原则会流于空泛;只讲权变而抛弃原则,权变也会变成毫无意义的胡变或乱变。
孟子还有一段话也是关于权变的。原文出自《孟子·尽心上》。是和桃应的一段对话:
桃应:舜是天子,皋陶是一位正直的法官,如果舜的父亲瞽瞍杀了人,被告到皋陶那里,该怎么办?
孟子:皋陶当然还是要把瞽瞍拿下,舜也不能下命令让皋陶释放他的父亲。如果还有什么办法的话,他只好自己不当天子,把父亲从监狱里偷出来,背着他跑到很远的地方,快活地过一辈子。
看过孟子这段话,也许给人一种感觉,即人们普遍尊崇的历史人物舜竟然为了救自己的父亲,可以同当时的法治对抗,岂不有辱其名声。但仔细一想,情有可原,因为中国是一个礼治社会,礼大于法,历来如此。孟子这段话的深刻寓意,是告诉人们,行孝道是自古以来就有的,即使像舜这样的部族首领,即使他的父亲并不仁慈,他也会像普通人那样去孝敬自己的父亲。
不过,我们从这个故事里领悟到的,不只是孝道,还有权变意识。即使像孟子这样倡导儒家道德规范的先祖,也并不排除在执行道德规范时可以有变通措施。也就是说,经和权是可以相容的。总的看,权作为人的一种意识能在众多领域里起作用,在于它教会了人们一种人文意识:重视原则固然好,但也要懂得权变。两者结合,才能通行天下;遇到险阻时,不用害怕此路不通;只要动脑筋,总是会找到出路。偏僻小路也是路,只要达到目的就行。
二、权变意识与双向思维
既然孔子、孟子同孙子一样,都讲到过权,那么,孙子讲权双有什么特点呢?我们的答复是:其特点在于讲出了权的理论基础是双向思维。
相对而言,单向思维把问题看得很死,一条道走到黑;双向思维的特点则是看到问题有多个侧面,解决问题有多条渠道,不必在一棵树上吊死。常常遇到的情况是:山穷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讲的就是这个道理。
看看孙子是怎么说的吧!
他说:权的目的本在求利,但利和弊是连在一起的。因此,他只要说到利,总要同时说说它的另一面——弊。
《虚实篇》说:“故策之而知得失之计”,是说策动一下此次用兵的利与弊以决定对策。
《军争篇》里又说:“故军争为利,军争为危。”是说军争是有利的,但军争也是危险的。
《作战篇》里还说:“故不尽知用兵之害者,则不能尽知用兵之利也”,是指不能完全懂得用兵坏处的人,也就不能完全懂得用兵的好处。
最明显地反映孙子双向思维特色的是下面一段话:
“是故知者之虑,必杂于利害。杂于利而务可信也,杂于害而患可解也。”(《九变篇》)此处他用了一个杂字,着实有传神的功效。所谓杂就是掺杂,或者叫兼顾。他反对单打一,反对只见其一,不见其二。即是说:如能在有利情况下考虑到有利的方面,祸患就可以自动解除。可见,只有利和弊同时走进您的视野,才能全面地了解情况并作出结论。
孙子不只认为利和弊相互包含,而且也能在一定情况下互易其位,这是权变意识的重要内容,也是双向思维的又一层含义。
书中说:“投之无所往,死且不北,死焉不得,士人尽力。”(《九篇》)说的是:假若把部队逼到无路可走的境地,便死也不会败退;既然士卒连死都不怕,也就会尽力作战。
照理说,士卒进入绝地本来是坏事,但是,如果运用得好,使军心巩固,一呼百应能在绝处求生,又变成好事。
孙子又说:“兵士甚陷则不惧,无所往则固,深入同拘,不得已则斗。”(《九地篇》)是说士兵陷入危险境地,就无所畏惧;无路可走,军心就会稳固;深入敌国就不易涣散;迫不得已就会拼死战斗。
正因为有双向思维,孙子的结论是:“投之亡地然后存,陷之死地然后生。”(《九地篇》)
上面的一系列论述,都说明孙子在考察人的权变意识时有一个基本的理念:即利与弊不仅相关,而且在一定情况下可以相互转化,利可以转化为弊,弊也可以转化为利。也就是说,人在对待任何一种关于利益的问题时,都必须将利和弊连在一起来思考,认真权衡,才可能作出正确结论。
孙子的书里,还举出了具体的例证。
在《火攻篇》里,他认为火攻是一种极有利的进攻形式。如果干得好,它既可焚烧敌军的人马,又可以焚烧敌军粮草,还可烧毁敌军的仓库等。但他同时指出:火攻必须有一定的条件,即火攻应作充分准备,发火应选择有利的时机,起火应选择有利的日期,还要关注风向的变化。所有这些条件,都必须认真地去把握,如把握不当,利也会变成弊。如在上风时发火能攻至对方,下风时发火便烧到自己头上。
由上可见,利弊相关,利弊互易,构成孙子权变理念的完整论述,也是双向思维中最有创见的部分。懂得了利与弊的相互包含,为人们权衡利与弊提供了理论的前提。
其实,懂得双向思考,对于一般人来说也有启示。
有一位台湾学者对于人生的得与失作了以下的富于哲理性的思考。
有人羡慕明星的风采,但掌声背后有多少辛酸。
有人仰慕领导者的显赫,但权威背后有多少牺牲。
有人钟情于文学家的才华,但传世之作的问世又包含了多少挣扎。
有人渴望企业家的财富,但谁知投资后面有多少风险。
有人垂青于统帅与将军的荣耀,但却漠视了“一将成名万骨枯’’的古训。④
这番话的意思是说,任何一个被社会公认为是成功的人,它的背后总会有太多的代价。
看见成功,也看见代价;懂得收入,也懂得付出;追求顺利,也准备好失败,符合孙子的理念,也是人们在权衡利弊时不可缺少的一种思维方式。
曹操在注解孙子关于利的论述时说:“在利思害,在害思利。”后来也有人把这句话扩展为“两利相权取其重,两害相权取其轻”,真是精辟之至。
三、小敌之坚,大敌之擒
在权衡利弊时,经常发生的问题是在大利与小利、近利和远利之间作出抉择。
孙子对这一问题有一个著名论断是:“小敌之坚,大敌之擒。”(《谋攻篇》)意思是:假如自己的力量并不强大,就不要在战场上死死地纠缠。如果只知道同弱小之敌硬拼,必定会成为强大敌人的俘虏。这叫因小而失大。
然而,在商业交往中,最容易犯而又很难改的毛病恰恰是因小而失大。
以近20年来日本与欧美各大国在开拓中国市场方面的诸多差异作比较,对这一点会了然于胸。
照理说,当今的日本是仅次于美国的第二大工业强国,又与中国毗邻。所以同中国做生意有独特优势。在我国改革开放之初,也确实如此。1980年代的松下电器、丰田汽车几乎在中国市场随处可见。但经过20多年的市场角逐再回头看,人们却发现,“日本品牌”已经在相当大程度上为“欧美品牌”所取代;而且,“日本制造”的形象也迅速在中国消费者心中瓦解。
为什么会这样?原因之一是日本企业界太过于重视短期利益。
日本产品远销国外,大体做法是:将产品分为三级,一流国内销售,二流输往欧美,三流卖给中国以及一些与中国相近的经济不发达国家。这在中国经济刚刚起步时也无可厚非。但问题在于,随着时间的流逝,中国的经济走上轨道,欧美产品同时进入中国市场,消费者对产品需求也开始变得挑剔,并且也有选择的余地。日本再这样做,就显得不合时宜。这是日本企业界的一大失策。
其次是,日本在华投资缺乏长远眼光。
不少专家指出,日本的在华投资者与同行业的欧美投资者最大的不同是前者偏向于短期行为后者则相反。日本与中国投资者的合作期限一般为10年,最多不超过20年,最短的只有6年。这些企业家考虑的重心是近期内能否得到外汇收人来收回本金,增加利润,以及能否最大限度地利用中国廉价劳动力。还有就是在短期内能否筹措到中国特有的原料和资源,包括新疆的长毛绒棉、皮毛,东北的林木、大豆等。既然是短期投资,投资量便不会大。以1989年为例,当年,日本对外投资额达675.4亿美元,其中,对华投资额为4.38亿美元,而进入中国的欧美跨国公司,像美国摩托罗拉、德国大众等都在几千万美元甚至数十亿美元,相差之大,一看便知。
既然是短期行为,当然谈不上技术交流,更谈不上技术更新,柯达胶卷与富士胶卷,大众公司与丰田公司,形成了强烈的对比。
柯达进人中国市场时第一件事是向中国提供在30年中累积的全部技术,实现了产品初端到末端的全系列本地化生产,并在中国成功地开出5500家彩扩店,从生产到供货、销售渠道、服务等一气呵成。有一件趣事是:当柯达首次在厦门登陆时,日本和中国台湾、香港地区的投资者也纷至沓来。日本投资者第一个问题会问这里所得税多少,香港投资者问的是这里地价多少·。而当年柯达的考察者的第一反应是去看医院。因为他们预计在投资高峰时期会有100多个家庭住在厦门,有病时需要求助,需要有救护车,可见他们从一开始就打算在这里安营扎寨。同柯达几乎是同一时段进人中国的日本富士,虽然曾风光一时,却采取了同柯达完全不同。的做法。它在长时间里不直接介入该品牌在中国的市场营销,所有拓展均由香港富士摄影器材有限公司作总代理来执行,因而无论是供货及销售渠道,还是售后服务和营销等方面,都被柯达拉了好远。不仅丧失了胶片市场在中国盟主的地位,而且由于中国政府已决定在2001年底以前不再批准这个行业新的合资项目,也失去了进一步扩大在中国市场的最佳机遇。
在汽车行业中,日本丰田与德国大众也有过类似的情况。丰田是进人中国市场最早的车型,当时一句口头语是:“车到山前必有路,有路必有丰田车。”可是,它自始至终对中国汽车业实行技术封锁,而且向中国提供的车型还是在国内早就被淘汰的车型,加上售后服务又差,因而愈来愈不受中国车主的欢迎;相比之下,德国大众却有长远眼光,1983年中国轿车市场尚未形成时,大众就在上海试验组装了1500辆桑塔纳轿车,1985年,中德合资双方各占50%股份的上海大众汽车有限公司正式成立。它之所以如此,是因为有长远的战略眼光,坚信随着中国改革开放的深入,不久的将来,中国定会出现一个庞大的汽车市场。因而,不惜以重金来占领这块地盘。果然,不出其所料,到20世纪90年
代后,中国各大城市里,桑塔纳车随处可见。
至于在技术的研究开发方面,日本企业比之于欧美,也望尘莫及。摩托罗拉目前在华已有18个研发中心,动辄投资几千万美元,1999年成立的北京摩托罗拉中国研究院投资达2亿美元,微软于同一年斥资8000万美元在中国设立研究院,又决定加拨4000万美元将其位于上海的微软亚洲技术开发中心的规模增加一倍。而驰名海内外的日本松下公司直到2001年2月,才决定试探性地投资600万美元建立研究开发公司。两相比较,差距遥远。
由于日本企业在中国市场采取短期或超短期行为的策略,在与欧美企业长线战略竞争中必然处于下风地位,虽然在短期内也大捞过一把,但从长期看,不得不逐渐退出竞争,有的则全军覆没。
上面的例子告诉人们,在许多情况下,为追求小的、短的、近的利益,于不知不觉中往往会丧失大的、长的、远的利益。同时告诉人们,孙子的“小敌之坚,大敌之擒”的话仍不失其现代意义。
在《吕氏春秋》这部书里表达过与孙子“小敌之坚,大敌之擒”类似的思想。书中说:所有人凭自己的经验都能分出大小与轻重。没有人愿意把脑袋砍掉去换帽子,也没有人愿意残害肢体去换衣服,如果有人愿意这样做,周围人一定嘲笑他分不出轻重。为什么会这样说呢?因为,帽子是用来装饰头部的,衣服是用来装饰身体的。残害所装饰的身体,去换取装饰身体的事物,无异于舍本而逐末。
由是,作者的结论是:小利乃“大利之残”。
“不去小利则大利不得”,“圣人去小而取大”。
四、懂得放弃
在讨论到权衡利弊时,有一点要说,就是有的情况下需要放弃。
权衡的目的是获取,这里却说放弃。这会使人们把放弃看做是件并不美妙的事。其实,从权的观点看,该索取的时候一定索取,该放弃的时候果断放弃,是一种智慧的表现。
有一则寓言这样说:一艘船在海上突然下沉,船上的人开始惊慌。一位很有钱的商人最先发现了这一情况。他急忙用20斤黄金,向身旁的一位木匠买下他手中的两块木板,这位木匠喜不自胜,死死抱住那20斤黄金不放。当船沉下之后,商人因为抱着木板而浮在海面上,得到了生还的机会;而木匠却因为死抱着黄金而葬身海底。
有人辩解:商人在紧急情况下放弃黄金,是出于无奈,不值得多加赞赏;木匠之所以不肯放弃新拿到的黄金,是因为手里已经没有木板,即使放弃黄金,也难以生还。
仔细想想,这种说法不无道理。但问题在于,溺水后的木匠应当懂得:此时带着20斤黄金只会徒然增加身体的重量,以及增大下沉的速度,这是第一;如果放弃了黄金,腾出双手,还可以游泳或寻找其他生还的机会,而由于有黄金拖累,连生存的最后希望也丧失了。可见,木匠的死,一个原因,在于他不能及时放弃。
这则故事告诉人们,该索取时一定索取,该放弃时果断放弃,其实是一种智慧的表现。
如何使放弃有益,在于对情况判断得准确;而准确判断情况,需要有智慧,更要有勇气。
有两种情况是不可取的。一种是:被一时表面现象迷惑,只看到希望,看不到在希望背后存在陷阱,结果是冲动之下走人误区,丧失了选择放弃的机会。如某一位台湾富商经营钢铁公司很是得手,可说是年年有余。但一次他看到了当时香港房地产业热得发烧,便不甘寂寞,甩出十几个亿买下香港一栋25层的大楼。刚刚装修完毕,谁料想风云突变,该地区房地产业一泻千里,房价暴跌三分之二,只剩下原价三分之一,还卖不出去。
此位大老板受到这样的突然打击,一下子仿佛老了30岁,不久离开人世。在辞世前,他最婉惜的一件事是:自己过于赚钱心切,而不懂放弃。
另有一种情况是,自己并没有因为某一行为而失利,只是因为失去一次参与的机会而后悔不已。
某人在已入暮年时,向·一位朋友感叹说:“十几年前,正是当地股市狂涨之时,最可恨的是当时未能脱手。如果即时卖掉,肯定挣15亿台币。后来股价越来越缩水,如今只剩下3亿台币。”这位朋友安慰他说:“你手中的3亿元也是三代吃喝不完。如果你还觉得可恨,那我们这些只有几十万台币的人岂不要跳太平洋了。”
这两位朋友的对话,使我们悟到一个真理:放弃财物固然是损失,但放弃机会是更大的损失,它不仅损失财物还形成很大的心理负担。
不过,确实也有人懂得放弃,由于适时放弃,或放弃甲而转向乙,不仅无所损失,反而获得了更大的收益。
这里说的,是被人们称为打工皇帝的段永平。
段永平就读于浙江大学无线电系,毕业后被分配到北京电子管厂。由于该厂人才齐集,待遇又低,段自知才能难以得到施展,便主动放弃了工作机会,又考人人民大学经济学系读研究生。
1989年3月间,段永平来到广东中山市怡华集团属下的一个小厂当厂长。不幸的是,这个厂历年亏损达200万元。为扭亏为盈,段接手后,改做家用电子游戏机,取名为“小霸王”,一时间在市面上火爆异常。经营三年后,产值达1亿元,不仅完全扭转了亏损局面,而且同他的下属一道,能分得纯利润的20%。
在此期间,段永平还请来成龙作广告,在中央电视台天天出现“同是天下父母心,望子成龙小霸王”的声音,使这种新式游戏机家喻户晓,尽显风头。
照理说,此时的段水平应当是踌躇满志,因为他的产品在市场上风头正健,个人收入也颇为丰厚,不应再作其他的选择,但是,就在此关键时刻,段却作出了一个令人惊讶的决定:正式向怡华集团提出辞职,又一次选择了放弃。
他为什么又选择放弃,是因为他看到在繁荣的背后潜藏着危机。原来企业内部管理体制存在重大缺陷,该企业的上级单位只把小霸王作为简单的赚钱工具,一有利润,即刻抽走,移作他用,小霸王本身的发展失去了后劲。段永平虽多次建议对公司实行股份制改造,却如大海沉石,得不到回应。
就这样,段永平果断地离开了还处于热销时期的“小霸王”,另行组建了新公司,取名为“步步高”。他甘冒自己成为光杆司令的危险,也要另辟蹊径。出人意料的是,原先公司的一班人马,从总经理助理到内、外销部长、工程部长、计调部长直至后勤、供应等部长均纷纷离开怡华,加入到步步高的行列。当问及他们为什么会这样时,一位部长回答得很形象:“船长不在船上,水手们不知道船会开向哪里,所以要求下船。”
1995年9月间新组建的“步步高”公司实行新的股份制管理,经济效益大增。几乎所有的中层管理人员都人了股,员工们也竞相效仿。公司的资金大为增加;决策程序完全取决于市场需求及股东们的意愿,再也不受上级掣肘,因而从制度上保证了公司的业务可以持久发展。人们兴奋地把这称做是“有恒产者有恒心”。
步步高不仅在市场,也在全国老百姓心目中崭露头角。在中央电视台黄金时段的广告招标中,以80,123,456元的价码,击败了许多“老江湖”,挤进“新闻联播”后的分秒标版,成为了全国知名的品牌。
段永平从“打工皇帝”,成长为一位国内著名企业家,它的关节点究竟在哪里?我认为是懂得放弃,或者说,懂得适时转移。
在段永平近20年的人生经历中,实际上经过两次放弃或转移。
第一次是在1986年由一位无线电系的大学毕业生考取了人民大学经济学系,改学经济学,拓宽了自己的知识结构;第二次是果断地离开了已小有名气的小霸王,另行组建步步高电子有限公司。两次放弃,既表现了他过人的胆识,又表现出了其聪睿和智慧。
段的这种放弃与前面说过的那位台湾富商的放弃不同在于:段是主动的、积极的放弃,后者是被动的、消极的放弃;段的放弃是为下一步的更大发展铺平道路,后者则完全堵塞了前进的通道。我们理所当然应赞赏前者而婉惜后者。
其实,从人生哲学的观点看:对得到与放弃应当有辩证的看法。获得并不一定幸福,放弃也不一定痛苦。有人将人生概括为三乐:一乐是,你得到了,所以你快乐;二乐是,你付出了许多代价,最终得到了,但它是值得的,所以你快乐;三乐则是,你很快地放弃没有必要的负担,所以你快乐。最后一种乐,就是由放弃而得来的。
推而广之,懂得权衡利弊的人,应当懂得获取的意义,也应当懂得放弃的价值。在一定情况下,选择放弃不仅值得,也是睿智的。如放弃邪恶得到善良;放弃庸俗得到高尚;放弃污秽得到纯洁;放弃浮躁得到沉静;放弃贪婪得到廉洁;放弃虚伪得到坦诚,等等,都是证明放弃是一种改变人生信念和人生命运的方式,它决不是消极无力的表现,是积极进取的步骤。因此,对放弃这种行为不可等闲视之。
返回   
身份证号:
专业编号:
    
· 2014年国际注册执行总监资质申...
· 2014年国际注册品牌总监资质申...
· 2014年国际注册营销总监资质申...
· 2014年国际注册行政总监资质申...
· 2014年国际注册人事管理师资质...
· 2014年国际注册工商管理师资质...
· 2014年国际注册营运总监资质申...
copyright@ 2010. International Profession Certification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运营支持:北京中道欧商管理咨询有限公司 京ICP备12008091号
传真:010-87875253 联系电话:400-096-6036 E-mail:foshang@188.com QQ:449663290